31小说网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问神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问神

“……到了,到了……都别慌啊……”

同着江面其他汇过来的轮渡游船,载着稍显拥挤着些游客的轮渡靠近了岸边渡口,

开船的人站起身往岸边甩下捆绳子,岸上的人帮着将绳索捆在了岸上,拿了块宽些木板,

从岸边搭在已经靠近在岸边的船上。

开船的人走过去,打开了轮渡边的栏杆栅栏,再对着已经相继起身,拥挤在座位间过道上的一个个游客出声招呼着,

一个个游客或是站在自己座位边,托着身上橘黄色的救生衣,同相熟的人说几句话,

或是已经垫着脚,朝着岸上望着。

“……妈妈,丰都,丰都……还有庙……房子……”

有小孩在自己母亲怀里,抬着头,朝着岸上,远处的山峰上望着,兴冲冲着指着,喊着。

大人也笑着,应着自己孩子的话,互相间低声说上两句。

“……都别慌啊,挨个挨个下,登记了要住酒店的,下了轮船往那边……”

“……都别急,挨个挨个下,大家都是出来旅游的,平平安安来,平平安安走,都别去挤……”

“……去名山的,往那山顶上走,去鬼王石刻的,往那边走……路口都有路边,有景区地图……”

轮渡前,打开了轮船边栏杆的工作人员让开了身,抬着头,再一边出声招呼着,

工作人员的招呼声,混杂着渡口不时轮渡游船出港进港的声响,和岸上熙熙攘攘行人的话语声下,

轮渡上,一个个脱了救生衣的游客,缓缓拥挤着往前,往着船下走了下去。

坐在轮渡后排,

看着拥挤着的一个个游客相继下了轮船,

廉歌站起了身,走在这一个个游客身后,下了船。

……

“……我们走哪边啊?是先去……”

“……先生……女士……需要解说不要……”

“……坐车吗,直达景区,十块钱一个人……”

上了岸,走出这码头。

挨着江边的路上,愈加显得热闹。

从码头里出来下船的游客,从别得方向过来的些行人,

熙熙攘攘,抵肩接踵。

挨着路边,还摆着些买小商品玩具,小吃饮料,应季水果的些摊贩,停着些载客的车,站着些举着牌子的人。

摊贩招呼着声音,叫卖着,载客的司机跟着过路的游客往前走着,嘴里不停说着,招揽着声音,

站着举着牌子的人,或是写着解说导游,或是写着酒店住宿,或是干脆写着,‘进景区免门票,本地人带,包进,二十块钱一个人’,每有人从身前过,便出声问一句。

过路的些行人游客,或是手里拿着在路边摊上买得小吃,一边吃着往前,一边互相说着些话,从路边走过,

或是驻足在些摊位前,同摊主砍价还价,买着些东西,

或是几个老人围在路边公告牌前,看着景区的地图。

下了船的一众游客往着各处散了去,很快汇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站在这路边,廉歌看了眼这熙熙攘攘的过路行人游客,听着耳边些混杂着的些声响,

四下,

摊贩的招呼叫卖声,行人的话语声,小孩惊喜的叫喊声,

种种声音混杂着,这路边,愈加显得有些喧嚣。

再转过些视线,微微仰头,朝着那山岭间,景区的方向望了眼,

廉歌再停顿了下目光。

转回视线,廉歌再挪开了脚,

没再接着往那丰都景区走去,转过身,顺着这江岸边的道路,

随意选了个方向,再往前走去。

……

“……等会儿走到山脚下了,肯定有卖香的,你去买几柱高香……”

“……爸,这山底下隔着山上的庙还有段路吧,山上肯定也有卖香的,上到山上再买吧。”

“……胡说八道什么呢!就是在山脚底下买香,把香拿上去,才心诚些,你懂什么……”

沿着路,廉歌听着耳边些混杂着的话语声,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间穿过。

就在这时候,路上一对往着那山脚下去的父子,在路边停了下脚,响起阵稍显嘈杂的话语声,

引得旁边过路的人相继放缓了些步子,往着那侧侧目。

闻声,廉歌往前走着,转过些视线,朝着那路边的那对父子看了眼,

那对父子站在了路边,

父子中,那看起来七十来岁的老人站在稍显处,那中年男人在老人后面些位置便站住了脚,

似乎是因为自己儿子的话,老人脸上有些严肃,中年男人脸上也有些不好看。

“……那爸你自己去吧,我不去了。烧香拜佛有什么用。”

中年男人干脆站住了脚,对着他父亲再出声说道,

“呸呸呸!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听着自己儿子的话,老人慌忙着呸了几声,再对着四周连着念叨了好几句,

才再对着自己儿子接着出声说道,

“……你胡说什么呢!都提前答应了要去庙里烧香,那都是给菩萨神仙承诺过了的,哪能你说不去就不去!”

老人有些来气,对着自己儿子有些大声说着,

“……再说,这神仙眼皮子底下呢,你说什么浑话……咱们就是去庙里给神仙烧香的,求神仙保佑保佑我家小风……你一会儿把神仙得罪了,还能起什么作用……”

老人对着自己儿子教训道,

中年男人听着自己父亲的话,也愈加有些来气,

“爸!”

有些大声冲着他父亲喊了声,紧跟着再压下些气,

“……爸,这求神拜佛的能有什么作用你说,你就是给神仙烧香了又能起什么作用……”

“……咋就不起作用了……胡说什么呢……呸呸呸……”

听着自己儿子的话,老人也愈加有些生气,先是说着,

再来回转过头,在路上行人身上望着,

“……小伙子,小伙子,你过来评评理……这小子说得什么混账话,就在这神仙眼皮子底下说,求神拜佛没什么用……还拿话堵我,让我一个去烧香!”

恰好廉歌从这两人身侧走过,

那老人慌忙叫住了廉歌,就要让廉歌给评理,

“……小伙子,你说这小子是不是混账,你给评评理……”

“……爸,你拦住人小伙子干什么……”

“……你别管……小伙子,劳烦你给评下理……”

老人对着自己儿子说了句,再回过身对着廉歌招呼着,

廉歌停下了脚,听着这老人的话,转过了些视线,笑了。

“老人家真要我评理?”

笑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就劳烦小伙子你给评评理……你说这小子说得那得混账话,张嘴就在神仙跟前说这种话……”

老人还有些来气,回头看了看自己儿子,再转过头对着廉歌说道。

听着,廉歌笑着,再转过些视线,看了眼这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和那远处山上升腾着些烟气的庙。

“如果真是没什么用,倒也的确不用烧香拜佛。”

虽然他也算是神仙,不过廉歌还是笑着,这样说了。

“小伙子,这话哪能这么说……”

“……爸,你都听到了吧!”

似乎是因为廉歌也这么说,那老人有些悻悻。

看了眼这老人和中年男人,廉歌笑着,没再多说什么,再往前走去,

身后,那中年男人和老人的话语声也紧跟着渐远,

“……爸,你都听到了吧……那小风得病了,得看人医生的……求神拜佛起什么作用啊,还非得拉我一起过来……”

“……嘿……我这不就是想求个心安吗……”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自助领取彩金38_老虎机开户自助体验金38元不限id-推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