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传奇机长 > 第325章 全知全能!

第325章 全知全能!

鹰雀E型导弹虽然较之鹰雀A型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其实已经是比较老的型号了。中距离或者中远距离的半雷达制导的导弹的通病之一就是机动能力不强,跟近距离格斗弹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而鹰雀E型导弹在这这方面的毛病尤为突出。

鹰雀E型导弹为了增加射程和速度,换装了推力更大更重的发动机,燃料虽然改为了固体燃料,但是依旧比以前要重上很多。鹰雀E型导弹是鹰雀系列导弹中数一数二的重,而鹰雀E型的弹体结构并没有大的变化,这就使得身宽体胖的鹰雀E型导弹的机动能力极差,在对付高机动军机时,命中率非常差。

一般这种导弹只是用来对付机动能力不足的轰炸机和强击机,因为今天的靶机只是基础类的亚音速低机动无人机,而且只是让徐显过来试试发射导弹的流程,根本不需要那种先进的导弹,所以就选了这么一个专门用来对付低机动的飞行器的鹰雀E型导弹。

这一选择无疑是对徐显极为有利的。但凡是鹰雀系列后面的改进型,比如鹰雀M型,那机动能力就将得到极大的提高。

其实鹰雀E型还有一个姊妹版,也即是鹰雀E2型。这个型号的导弹对弹体结构进行了改变,使得其机动能力极为夸张,甚至有“狗斗鹰雀”的名声。

顶着半雷达制导的名头,做着近距格斗弹的活,这就是鹰雀E2型导弹的真实写照。要是这次他们带的是鹰雀E2型导弹,那徐显的操作空间也将大大降低。

此时的徐显,右手抓着操纵杆,身子不停地往后张望,他要确定导弹此时与自己的相对位置,接下来,他要做一个比较危险的动作。

在模拟图像中,管制员看着代表着导弹和徐显座机的点愈来愈近,紧张得几乎呼吸停滞了。即便是使用三九机动,使得导弹的预计相遇点不断改变,飞行路程也在不断增加,可是奈何鹰雀导弹的燃料实在过于充足了,凭借着持续不断的动力,长时间维持着接近三马赫的超高速度,硬是要无视了徐显的机动动作。

导弹的作用原理并非是常人理解的导弹是去追击飞行,而是导弹去“遇”飞机。在导弹的内置计算机中会根据锁定飞机的位置变化结合自身的飞行数据,计算出一个相遇点,一个导弹和飞机的相遇点。导弹飞向的不是飞机,而是计算出来的预计相遇点。

各类导弹机动规避的基础原理就是迫使导弹不停更改预计相遇点,使得其不断变向。变向,这是消耗能量的最快捷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不管是对导弹,还是飞机。

导弹和飞机的唯一区别就在于,导弹的燃料是有限的,而飞机的燃料存量远比导弹要多得多,拼能量消耗对飞机来说无疑是极为有利的。

可是,其中牵扯到一个问题。导弹的速度通常要比飞机要快,而且是快得非常多,飞机很多时候根本撑不到能将导弹能量耗尽或者能量低到无力进行机动跟上目标飞机。

王启误射导弹时离徐显实在不算远,这导致鹰雀导弹的燃料动力极为充足,即便是徐显一通三九下高机动动作下来,鹰雀导弹仍然可以维持接近三马赫的超大速度,对徐显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这要是换到后面最通用的鹰雀M型,其极限速度能达到四马赫,几乎就是徐显C16C型战机极限速度的两倍,在那种情况下,徐显的逃逸时间将会大幅减小。

“太快了,导弹速度太快了,徐显的三九机动不起效果!”管制员脸色非常难看。

在通常的中距离或中远距离半雷达制导导弹的发射位置来说,到现在这个阶段,导弹应该快耗尽燃料或者甚至说已经燃料耗尽靠惯性飞行了。这个时候,目标战机进行三九机动,可以消耗导弹最后仅剩不多的能量,然后再释放箔条干扰导弹的内置主动雷达,使得导弹偏离预定轨迹。这时候,就算导弹后面去除干扰,重新追踪到飞机,也已经没有足够的能量返回正确的轨迹,也就失去了最后的威胁。

可要命的是,这枚鹰雀E型导弹还处在动力充足的时刻,凭着远超战机的速度,鹰雀导弹和战机之间的距离还是在不断缩小。就算徐显在不停地戏耍导弹,不断地往导弹走冤枉路,可是奈不住人家就是腿脚跑得快,而且是比他快得多,多走额外的距离,照样可以搞定你!

如果徐显继续维持着这个飞行状态,那么被导弹击中就是迟早的事情。

至于频道里王启说的徐显没有释放箔条的事情,王晨晨是可以理解的。或者应该这么说,其实以王启的水平,他应该是可以想到徐显此时的境况下,面对抗干扰能力极强的鹰雀E型导弹,而且动力极为充足的情况下,释放箔条就是浪费的无意义行为。没办法,王启已然被自己误射导弹的行为搞得有些六神无主了,已经失去了该有的冷静,实在怪不得他。

王晨晨五指又松又紧,显示出他的内心同样极度的紧张。

“该怎么办呢?”

C16驾驶舱中,徐显此时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弹体了,预计在接下来数秒之内,导弹就能击中他。徐显清楚地知道自己再这么下去,肯定就是机毁人亡的下场,但是他不能一开始就进行机动,他需要将导弹放到足够近的地方。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才能发挥C16战斗机高机动的优点,并且突显鹰雀E型机动能力不足的缺点。

此消彼长,这才是一线生机!

徐显右手握紧操纵杆,而视线几乎全在左后方的导弹之上,现在导弹离他太近了,他必须将足够的精力放在上面。而对于战机的操控,他基本已经全凭体感了。

对于徐显这样的飞行员来说,即便不看仪表,也能大致判断出飞机的状态来。而且,他不需要撑多久,不过数秒的时间,他将要进行一个巨大的机动动作。

眼看导弹已然近在咫尺,徐显感觉此时应该差不多了。于是立刻收回目光,转回头来,一个右压杆下去,直接压满。

在接近两马赫的高速条件下进行超音速的大坡度转弯,坡度甫一形成,平视显示器上面的过载显示一路从1.2G狂飙到超过7G,而且还在继续上升。

此时庞大的离心力将徐显重重地压在座椅上,徐显感觉肩膀之上有着千钧重担一般,似乎要将他生生给压扁了。

侦测到过载的增加,先是徐显腿部的气囊开始充气,接着就是腹部气囊,原本徐显只是稍稍有些厚实的衣服直接“胖”了一大圈。巨大的挤压感充斥在徐显的下肢,这股挤压的力道将原本因为离心力而被强迫聚集到下肢的血液重新挤压回上身。不然,徐显很快就会出现黑视和眩晕的反应。

若是在此前,7G的过载足够让徐显直接黑视,然后失去行动能力了,即便是在有抗荷服的帮助下。没错,以前的徐显身体素质就是这么弱鸡。

可是现在的徐显不一样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体能训练,徐显的身体素质真的是今非昔比,在超过7G的过载下,徐显并没有表现得如以前那般不堪一击。此刻,徐显的心脏犹如巨力的活体泵一般,将血液送到全身各处,尤其是大脑,即便是感觉到脑子有些发晕,但是好在徐显还是撑下来了。

在徐显这一疯狂的举动下,C16战机在短时间内直接完成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向,而跟在后方的鹰雀导弹速度更快,它要跟上徐显战机的轨迹的话,就需要承受更大的过载,而鹰雀E型这个机动能力本来就堪忧的型号显然正中其弱势所在。

鹰雀导弹在徐显急剧转向之后,其预计相遇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右前方的位置直接转变为右后方,角度变化接近一百八十度了。

即便是在鹰雀导弹的极限过载机动下,导弹还是再往前兜了一个不小的圈子才是转向回来,这么一来,徐显战机跟导弹的距离又是拉大了。

“果然是一个废物导弹!”徐显望着距离拉大的鹰雀导弹,不由嘲讽起来。

此时,经过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向,导弹从飞机的差不多九点钟方向,转为了快三点钟方向,徐显依旧保持着三九机动的原则。

塔台指挥室里,王晨晨一拍大腿,几乎是兴奋地叫了起来:“好大的胆子,天大的胆子啊!竟然能把导弹放这么近!”

为什么徐显要一直等到导弹快贴脸了才进行大坡度转弯机动?这个机动要是做早了,那导弹的机动空间就大了,对于机动能力的要求就不那么高了,而且随着徐显战机的后转,有那么一瞬间其实战机和导弹之间的距离还会缩小。这个时候,要是导弹可以同时转过来,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所以,徐显必须将导弹放近了,近到压缩鹰雀导弹的机动空间,这样就算他转弯了,鹰雀导弹反倒是追不上来。而且,还会因为其捉急的机动能力,在惯性作用下,被甩开一段距离,以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操作空间。

这个操纵的原理都知道,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在刀尖上。可是实操起来,难度就很大了。也就是像徐显这种在两架开着加力的C16相对飞行时,在相对速度达到接近四马赫时,依旧能在相距几百米的时候,反应时间只有一眨眼的时间里,还能沉得住的怪物才敢这么做。

王启之前挑衅徐显,想要吓唬一下新人徐显的事情,王晨晨是知道的。为此大队长李成还特意责令王晨晨好好管教王启一番。不过,且抛开王启胡闹的风格不说,徐显在那次“两机相撞”的飞行中,表现出来的空间敏感度极为惊人,几乎是大队长李成见过的最强的,正是因为见识到徐显强悍的天赋,所以在对徐显的事务上,李成才是愿意配合叶青。

不然,叶青就算是本部先进技术研发部主任,也还没有脸面大到能在飞行基地这边一手遮天,想给谁行方便都可以的地步。只有洛航飞行大队大队长李成默认了,这一切才能毫无阻碍的进行。

这次机动不但是对徐显来说极为简单,毕竟在接近两倍音速下进行大坡度的转弯,过载相当之大,在过载最大处,甚至快到9G了,这对徐显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负担。

不过,徐显今时不同往日,硬是给撑了下来。

对徐显来说异常艰难,对导弹来说同样如此。导弹非是肉身,自然是不会感受到身体上的痛楚的。但是,长时间保持极限过载的情况下,鹰雀导弹的能量在急速消耗中,原本充足的动力此时已显疲态。

徐显暂时拉开了与鹰雀导弹的距离,争取到了些许喘息之机,立即调出三号导航点的显示,略微修正航向之后,朝着三号导航点急速飞去。

三号导航点是由三号空域中心点的经纬度生造出来的点,此前在起飞后不久就输入进去了。不过,之前是由王启领航,所以徐显并没有使用三号导航点。这次只能靠自己了,自然也就需要三号导航点来给他提供导航。

三九机动并非要始终严格保持三点钟或者九点钟的相对位置,稍稍有些偏差,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等徐显调出三号导航点的位置,在数字显示器的屏幕上一看,正如他之前预料的,三号导航点就在他的左侧,也就是差不多九点钟方向。

徐显瞄了眼地面的上情况,稀稀拉拉地隐约可见一些村落,徐显牙关紧咬,骂了一声:“该死!”

此间三号导航点的位置,徐显其实已经心中有所准备。

原本他们就是对着三号导航点飞的,之后徐显连续右转,使用三九下高,垂直于原航路左侧飞行,之后又右转一百八十度,变为了垂直于原航路右侧飞行,那么三号导航点就应该在飞机的左侧。

而实际位置跟徐显预料的基本上是吻合的,可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导弹开始有减速了!”在塔台指挥室里,从模拟图像的速度显示中可以看出鹰雀导弹已经开始有些许减速。这说明导弹的燃料已经快消耗殆尽了。

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信号,导弹这种后继乏力的飞行武器,只要开始出现颓势,那就是无法挽回的。

塔台管制员有些许兴奋,此间导弹减速就是胜利在望的信号。只要再来这么一次大坡度转弯,消耗了导弹最后的能量,再在其动力不足的低机动条件下,释放箔条,稍加干扰,导弹便是不足为惧了。

只不过,这种刀尖上跳舞的操作做起来还是有风险的。但凡是转弯早了或者晚了,都可能被导弹击中,只有把握好那个险之又险的时机,才能起到“戏耍”导弹的作用。

不过,即便是徐显天赋异禀,这种高风险的事情做多了,说不得就有失手的时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就看徐显敢不敢再来一次了......

可是,正在塔台管制员疑惑徐显敢不敢再来一次两倍音速下的大坡度转弯时,徐显竟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直接左转。

塔台管制员眼皮狂跳,此时战机离导弹还是有些距离的,这个转弯时机明显偏早了。这么一来,导弹甚至可以转个更小的弯,直接截击徐显的战机。

“出问题了?”塔台管制员吐口而出。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徐显在强大的心理压力下做出了错误判断,这个转弯时机实在是早些有些离谱,不是往导弹上送?这跟刚才那个如同羚羊挂角一般精确的转弯时机的把握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乍看之下,都不像是一个人做出的。

前后有如此巨大的差别,塔台管制员只能将其归结为徐显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重压之下,终于开始出现一些低级的决断失误了。

然而,王晨晨比他想得更多,更远。

突然,王晨晨瞳孔一缩,右手陡然握拳:“没有!”

“嗯?”塔台管制员心头大震,再是看到模拟图像中,徐显在转了九十度之后,竟然停止的转弯,开始改平了!

“他要干什么?这不是找死吗?”塔台管制员惊呼起来。如此一来,原本在徐显三点钟方向的导弹,直接变成了在六点钟方向,成为了在徐显战机后方追击的态势。而现在导弹速度虽然有所减小,但是依旧还是比战机要快上不少,这样一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不对!

塔台管制员以前也是飞行员,他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他要转拖刀规避?”

拖刀规避也是导弹规避的一种机动办法,可是明知道在三九机动接大坡度转弯有明显效果的情况下,更改规避方法,转为拖刀规避,这真的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至少以塔台管制员的想法来看,这不是什么好选择。

规避导弹本来就是一个险之又险的操作。既然证明一个办法有效了,冒险更改为另一个规避办法,万一另一个规避办法没用呢?导弹可是不会给你试错的机会!

此时此刻,塔台管制员实在是想不通:“他在想什么?”

“他要将导弹引入三号空域!”王晨晨眼中精光闪动:“将高空图数据投到屏幕上。”

在王晨晨的指令下,另一个工组人员一通操作,模拟图像转为2D的高空俯视图,在大屏幕的背景上又覆盖住了一层高空图数据。这么一看,徐显战机的飞行方向差不多就是对着三号空域中心点飞的。

“果然如此!”

此时有了高空图作为比对,徐显的飞行航迹就显而易见了,正是朝着三号空域而去。

塔台管制员心中起疑:“他要干什么?”

冒险将三九机动转为拖刀规避动作就是为了飞向三号空域,这有什么意义?

“三号空域和别的地方有什么区别?”王晨晨问道。

塔台管制员一时语塞:“区别?什么区别?三号空域不就是打靶专用......不对,地面......三号空域下面是无人区!”

由于三号空域是空射打靶的专用空域,时不时会有一些杀伤性武器或者残片掉落下来,所以那片区域下方是彻彻底底的无人区。而其外围,虽然人烟罕至,但稍稍还是有些村落存在的。

“他是要确保导弹掉落到三号空域下面的无人区!”塔台管制员几乎惊得说不出来话。如果徐显持续保持三九机动,那规避效果确实很好,但是导弹很大可能会掉落到三号空域以外。虽然三号空域以外的附近地区人员密度很低,但是谁都说不好会不会出现意外,毕竟人命关天,谁面对这种事都要慎之又慎。所以,徐显拼着巨大的风险,也要将导弹引入三号空域,如此这般,当是万无一失。

塔台管制员想到这里,几乎是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即便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徐显依旧能考虑到下方人民群众的安全,实在是难能可贵。

“可是,此时呈追击态势,导弹速度依旧很快。拖刀规避真的能有效吗?”塔台管制员忧虑道。

三九下高机动是规避导弹最常用的办法,最常用那就说明是最有效的。在他的观念中,拖刀机动就是比不上三九机动。

王晨晨此时也是紧张不已:“导弹也是强弩之末,只要再撑一会儿,再快一点......”

正在此刻,无线电里传出徐显冷静到极点的声音:“芷阳,054穿过三号空域边界,丢弃副油箱。”

说着,徐显在挂载页面选出副油箱选项,选择SJ模式,然后一按武器发射按钮,在SJ模式下,就会选择丢弃选中的挂载,即副油箱。

徐显的脑子无比的清醒,清醒到几乎没有一丝慌张的情绪。此时飞机高度已经非常之低,就在刚才他的的确确看到下方是存在这稀稀落落的人类活动迹象的,所以在那时,徐显就打定主意不能让导弹在这附近落下,那么三号空域就是最好的导弹坠落地点。

因而,基于这种想法,徐显冒着巨大的风险,直接左转九十度,强行转为拖刀规避的方式。

可是正如塔台管制员所想,此时拖刀规避的法子其效果确实比不上三九机动,所以徐显要给自己的战机再加一把火,撑住导弹最后的高速阶段。

有此这次训练飞行时间较长,而且多有加力的环节,耗油量很大,所以才额外加了两个副油箱。此时训练时间才过了没多久,两个副油箱里还存储着大量燃油,这就意味着C16此时挂载着两个巨大的累赘。只有丢弃这两个累赘,C16战机才能获得最大的性能。

不过,原计划这两个油箱是不用丢弃的,徐显此时丢弃那肯定是计划之外的,即便是在紧急情况下,不跟塔台管制说明就丢弃副油箱也无伤大雅,但是一切在掌握之中的徐显甚至还有余力跟塔台报告一下,简直就是悠然自得得紧啊!

此言一出,王晨晨和塔台管制员俱是神色震荡,他们从未想过还有丢弃副油箱之说。其实也是怪王晨晨有些紧张了,他是知道此次徐显他们是额外挂载了两个副油箱的,可是一时就没有想到还有弃油箱而取性能的说法!

“他都知道,他都计划好了!”王晨晨甚至于感受到了一种另其恐惧的味道。就算是作为旁观者,那几乎都是紧张到几乎窒息的感觉,更遑论作为当事人的徐显了。

可是,即便是承受着重于泰山的压力,徐显依旧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清醒得让人觉得可怕,仿佛一个不会被外界干扰的机器人一样。

在被导弹追击的千钧一发之间,徐显还能想到导弹坠落点会不会造成人员伤亡,还能想到三号空域是绝对安全的,还能想到通过丢弃副油箱来弥补拖刀规避机动所带来的效果不足!

他知道,他都知道!一切都是计划的一环而已!

徐显就像一个全知全能之神,战场动态,计划中的,计划外的一切,他都已经了然于胸!就算是拥有模拟图像,作为纵观一切的他们,似乎也及不上徐显智慧的分毫。

曾经洛航飞行大队大队长李成跟他说过,叶青带过来的这个徐显将会是洛航机队历史上最耀眼的明星,队中一切都可以优先于他。

当时王晨晨还有些不服,洛航飞行大队人才济济,即便是有着天才之名,到这也要收敛光芒。

可是今日一见,王晨晨感觉李成的评价还是低了!

丢弃了两个累赘般的副油箱的C16战斗机,犹如脱笼而出的鸟儿,极限速度更加一筹,直接突破了两马赫,到达了2.1马赫的速度。

此时,导弹已经是强弩之末,徐显的战机性能每多一分,此消彼长之下,那就将拉开更大的差距。

而且,徐显还有拖刀机动!

便在此刻,徐显一个右压杆,坡度压到六十度,接着带住杆,过载瞬间拉到超过6个G。与此同时,徐显开始第一次释放箔条。

随着徐显的右转,导弹计算出来的预计相遇点也发生变化,机动之下,也跟着徐显开始右转。而由于徐显释放箔条,在起初之时,导弹受到箔条的干扰,竟然将目标放到了箔条形成的反射云团上,而放弃了对徐显的追踪。

这一些,徐显跟导弹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大。

可是,鹰雀E型导弹不愧是抗干扰能力极强的导弹,在受到片刻干扰之后,竟然又重新锁定徐显的战机,偏转方向再度追了上来。

鹰雀E型导弹虽然机动能力不行,可是抗干扰能力着实是有些变态。箔条只是让其稍稍有些干扰,却没有让其主动雷达真正脱锁。

不过,这一切都是在徐显的预计之中。

若是在之前动力充足之时,这个小小的干扰并不算什么。可现在不一样了,导弹明显已经是要到黔驴技穷的时候了,这时候干扰一番,拉开距离,它已经很难追上徐显了。

接着,徐显用同样的办法,从右坡度转为左坡度,同时继续释放箔条,继续对导弹进行干扰。

所谓拖刀规避就是这种两边交互偏转同时释放箔条的机动动作。这个规避动作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也即是通过左右不停的偏转来变更预计相遇点,使得导弹持续性变向,再通过箔条干扰,从而规避导弹的方法。

“徐显,导弹开始明显减速了!”正在此刻,无线电里响起了王晨晨的声音。

他们在屏幕上是可以看到导弹的速度数据的,此刻导弹已经不是略微减速了,而是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减速行为。

徐显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淡淡地回了一句:“收到了!”

此时,虽然导弹开始出现了明显减速,也就意味着胜利在望了,但是徐显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继续再进行拖刀规避,直到最后,导弹受到箔条干扰之后,已然没有动力再机动追击徐显,保持着对着箔条处的错误方向,一路下坠下去了。

随着鹰雀导弹的真正脱锁,徐显的雷达预警器警告终于消失,徐显也就知道了这次总算是死里逃生了。

在塔台指挥室里,王晨晨和塔台管制员皆是欣喜不已,这次误射导弹的事件好在是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就算是徐显跳伞求生,那估摸着上面也要追求相关责任。这次亏得徐显处理得极为漂亮,损失也是降到了最小,好歹是虚惊一场。

王晨晨不由感叹道:“吾所见之人,他当为第一!”

而王启也是亲眼看到导弹失去动力下坠的场面,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是可以放下来了,差点儿出天大的事情来。

只是王启刚松一口气时,无线电里就传来徐显几乎要刺破耳膜的吼叫声:“狗日的王启,我日你大爷!”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自助领取彩金38_老虎机开户自助体验金38元不限id-推荐官网